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bfmlgy的博客

只要你有远见卓识,就请坚信:站住、站稳在地上,天,就永远都不会塌下来 。因为:天

 
 
 

日志

 
 

兰台说史?论文抄袭背后的古今中外学术造假反思  

2017-04-25 18:2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科研史上的丑闻

近日,著名出版商施普林格(Springer)史无前例地决定撤稿《肿瘤生物学》杂志的107篇造假论文,这些论文发表于2012年到2016年之间,全部来自中国学者之手。

从目前已公布的信息可知,这107篇被退回的中国医学论文,涉嫌的造假手段相当恶劣。他们利用杂志评审制度的漏洞,向《肿瘤生物学》的编辑推荐了肿瘤领域的著名专家作为自己论文的审核人,即同行评审,然后伪造了这些评审的邮件地址,最后假冒专家表扬并通过了自己的论文。

更让中国人觉得尴尬羞耻的是,这些造假的医生和学校不乏名门,不仅有协和医学院,浙江大学,北京大学这种一流名校,还有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解放军总医院这种三甲医院。

论文造假的漫画

而且其数量之庞大也让世人瞠目结舌,涉及人员多达五百二十四位,确定的假论文达到了一百零七篇,是世界史上最大规模的论文造假。为何这些顶级科研医疗机构的专家们,居然会如此寡廉鲜耻?

从辟尔唐人到N射线的闹剧

事实上,在科学发展的历史上,当新的发现和成果能改当事人带来荣誉和利益的时候,造假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在科学史上了。早期最著名的一起科学造假事件恐怕就是英国的“辟尔唐人”事件。

1911年,英国律师道森声称在辟尔唐发现了一个猿人头盖骨的一部分。1913年,道森和英国著名人类史学家伍德沃德宣布,他们发掘出了一种半猿半人的生物头盖骨,并说这种生物生活在大约50万年以前。他们的“发现”被当作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一个有力证据,在人类学上被命名为“曙人”,1913年又在此地发现动物化石、石器及人类犬齿化石。这一发现在当时成为重要的科学成就。

知道几十年后,科学家们采用含氟量测定法确定颅骨和下颌骨属于不同时代;同时查明其颅骨时代不早于新石器时代,并经染色,使颅骨表面具有与哺乳动物化石相同的黑色;下颌骨属于一个未成年的现代黑猩猩,并且亦经染色,其牙齿有明显的人工磨锉痕迹;动物化石是由外地用人工搬移来,并埋入地下的,石器和骨器是伪造的。“辟尔唐人”成为科学史上一大丑闻。

曾经令考古学蒙羞的“辟尔唐人”事件

“辟尔唐人”事件本身是由个人或继任的小集团设计的骗局,目的也在于科学上的荣誉和地位以及由此带来的利益。相比之下,几乎同时的“N射线”风波在科学界涉及的面积或许可以与这次中国论文造假事件相提并论。

1903年,法国科学院通信院士布隆德洛教授宣布继1897年卢瑟福发现α射线和β射线,1900年维拉德发现了γ射线之后,法国科学院的院刊上宣布了他的新发现:N射线。接着,在一段短暂的时间里,N射线的异乎寻常的性质吸引了全世界的不少科学家。正如美国西北大学克洛茨教授所说,“布隆德洛的发现在科学界的许多部分激起了一阵狂热的反应。”

布隆德洛是一位实验技巧十分高超的物理学家,1891年他设计了一种装置,测得电磁波传播的速度为297600千米/秒,后来又确定X射线传播速度与光速一致,从而认为X射线应该是电磁波的一种。为了进一步证实这一结论,布隆德洛又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从电磁波的偏振性来证明X射线是一种电磁波。

法兰西南锡大学

在试验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当X射线通过电火花后再通过一个石英棱镜时,射线发生了折射。而当时人们认为X射线通过这样的梭镜时,不会发生折射。布隆德洛对此甚感奇怪,于是做了一个大单而危险的推论--那一定是某种尚不为人所知的新射线。后来,他把这种“新射线”命名为N射线,以纪念他供职的南锡大学。

1903年初,他开始将自己的研究结果连续发表在法国科学院院刊上。接着,各行各业的科学家都迫不及待地拥到N射线研究领域里来,形成了一股热潮。法国第一流的科学家,包括庞加莱、贝克勒尔和受人尊敬的生理学家卡彭蒂尔等,都纷纷发表意见,赞扬布隆德洛的“伟大”发现。

1904年,当国外已经开始对N射线纷纷提出怀疑和批评时,法国科学院的LeConet奖金评选委员会(评委中有庞加莱)仍然决定将这一珍贵的奖励和5万法郎的奖金授给布隆德洛,而没有授予获得1903年,年度诺贝尔奖的皮埃尔·居里。正是由于著名科学家的赞扬及科学院的鼓励和支持,N射线研究的浪潮越来越汹涌。

据统计,1903年上半年,法国科学院院刊上只登载了4篇有关N射线的论文,但到1904年上半年,论文数量扶摇直上,达到54篇。有人指出:“从1903年到1906年期间,至少有40人观察到N射线,有100多名科学家和医师发表了大约300多篇论文来分析这种射线。”,这种大规模的研究使得N射线各种惊人的“性能”迅即被人们“发现”。

法国科学院

这些“发现”让卡彭蒂尔信心十足地宣称:N射线作为一种有效的人体探测手段,将迅速应用于医学临床。除了卡彭蒂尔,还有许多人“有了”了生理上N射线的“重大发现”。索尔本大学的一位物理学家发现,N射线是从人脑部控制语言的白洛嘉氏区发出的,一个名叫兰伯特的人还发现,从人体分出的酶也能够发出N射线,等等。

闹剧的结束

正当法国国内N射线研究热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国外物理学界却产生了普遍的怀疑。因为任何一个真正的科学发现,例如X射线、电磁波等,总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实验室并在任何时候重复产生,可N射线却无法满足这一最起码的要求。

英国的开尔文、克鲁克斯,德国的卢麦尔、鲁本斯、德鲁特,美国的伍德等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虽然都对发生在法国的N射线极感兴趣,并且按照布隆德洛论文中所指示的方法安排实验,但无论怎样仔细和努力,也得不到一点N射线的影子,这使他们感到迷惑不解。正如伍德所说,法国“(似乎)存在着出现这种最难以捉摸的辐射形式所必需的显然是特别的条件”。

X射线的发现者W·K·伦琴

最后美国科学家伍德决定亲自前往探查这件事。结果他在布隆德洛“发现”N射线的时候,把他的铝质棱镜偷偷拿走了,这意味这这位法国同行是靠着眼睛这种完全不可靠的“仪器”来捕捉射线的。此事一经曝光,大多数的科学家立刻对N射线失去了兴趣,1905年之后法国科学院也停止了刊登关于N射线的论文。

“N射线的”闹剧结束了。但这期牵连面如此之大的的科学造假事件与“辟尔唐”人不同,这并非事先设计的有意“造假”。

比如闹剧过程中,许多为“N射线”辩护的法国科学家自身偏执地认为是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英国和美国英裔人)的身体摄入了过多的雾霾,导致无法观测到拉丁人(法国人)观测到的现象,所以N射线是存在的。这一辩解在今天看来简直可笑,但在当时,确实被很多人承认并相信的。

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就是这批法国科学家是真诚的,但是真诚并不代表真实。加上当时科学界的惩罚制度尚没有今天这么严厉,所以布隆德洛得以继续执教到1910年。

但是,这件事情作为科学史上的丑闻最终还是让他和他的拥护者付出了代价。对于他们而言死后的名声可能比在世的时候更为重要。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他们被正式定性为“病态科学”,“N射线闹剧”的句号终于画下。

科学造假的诱因和反制

有一句著名的格言叫“科学无国界”,但这句话后面耕者的就是--“科学家有祖国”。有时候,在“祖国需要”的强大呼唤之下,一些科学工作者会被冲昏头脑,做出违背可决精神的造假事件。

比如“辟尔唐人”骗局,20世纪初的大英帝国正处于全盛时期,这使得大英民族的自尊心空前高涨,相当一些英国人似乎天经地义地认为自己的国家不仅当时是世界文明的中心,过去更应该是世界文明的摇篮,人类的祖先也必然出自英国,从科学上为这种国家荣誉做出证明就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紧迫和重要。

然而,英国一直没有发现任何早期人类活动的遗址,不管是骨骼化石、还是旧石器时代的洞穴绘画等等,而这些恰恰在德国和法国相继被发现,这不免使英国人已经膨胀的自尊心遭受严重的挫折和打击。而“辟尔唐人”的“发现”正好满足了英国民众的这种虚荣心。

但是,骗局就是骗局,过分放大的国家利益催生了“辟尔唐人”暂时的光荣,最终还是在科学家求真的探索中原形毕露。

在“N射线闹剧”中,如果说布隆德勒是出于急于做出重大科学成就,与德国人一较高下的心理,才把自己的主观判断当作客观事实的话,那其他法国科学家出于简单的民族自豪感而团结在布隆德勒周围,为其摇旗呐喊。

另一方面,科学研究不再仅仅是科学家个人的兴趣爱好,而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科学家的科研活动与其个人利益密切相关,离开社会的持续资助,大规模科学研究几乎无法顺利展开。然而,来自社会的科研资助,一般都具有强烈的目的性或项目规划性。这种投入回馈紧密关联的科研模式,无疑会受到注重实效的社会因素的强烈影响。为持续获得科研基金,科学家必须在短时期内有所收获,做出成果。这也成为造假的重要动机。

如上述“辟尔唐人”闹剧中,伪造的“辟尔唐人”让当事人赚得盆满钵满,“N射线”更是让“发现者”布隆德洛打败了诺贝尔奖获得者局里夫妇获得了法国科学院LeConet奖金。

随着科学的发展,后来为了应对科学造假,欧美等发达国家也逐渐建立起了严格的造假惩处手段,造假者有因欺诈、挪用公款而坐牢的危险,会被取消教授职位和学位。可以说一旦爆出造假丑闻,造假者就面临身败名裂,被从科学界扫地出门的境遇。

韩国著名科学家黄禹锡造假被揭穿后从“国宝”一瞬间沦落为阶下囚。之前不久日本女科学家小保方晴子论文造假事件一经披露,小保方晴子的导师笹井芳树甚至以自杀来面对这一丑闻。

相比之下,这次披露的中国学者大规模论文造假事件,细究其原因,也绕不开上文提到的因素。

一方面,国内学者在国际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的数量急速增长成为展示国家科技发达,振奋国人自豪感的重要指标。另一方面现在国内学者在研究机构中,无论是职称的评比,待遇的获得还是牵涉研究经费的分配,无一不与研究者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文的数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自然,这让造假有了强烈的动机。

但关键还是在于对这种造假的惩罚实在太轻,仅仅是收回文章涉及的研究经费,未来五年不得再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而已。

无论是“辟尔唐人”还是“N射线”,科学造假的目的无非是个人的名利与国家面子,但科学造假的结果却十分严重,轻则使一国相应领域的科学研究造成了极大的干扰,重则是让一国攀错了“科技树”,遗害千年。也正是有鉴于此,真正的科学研究容不得造假的结果。对科学造假的严厉惩罚也使得这种干扰可以尽可能减小。

而如此严重的集体造假事件,如果不能得到严肃处理的话,对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恐怕会产生相当消极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